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分析师展望2019年中国市场机会:聚焦高质量 利好新动能

行业分析师展望2019年中国市场机会:聚焦高质量 利好新动能

2018年,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和艰巨繁重的国内改革发展稳定任务,各行业实现了总体平稳、稳中有进。金融风险防控工作取得明显成效,金融与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正在形成。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不久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要以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为重点深化金融体制改革。

 

  2019年,行业和市场会是怎样的图景?其中蕴含了哪些投资机会?行业分析师认为,产业升级的诉求前所未有地迫切,行业整合并购也将加速,金融业则将受益于结构调整和改革开放,迎来更多发展机遇。

  星石投资副总经理易爰言:

  先进制造业有望迎投资机会

  随着国内高端制造技术不断获得突破,自动化、智能化将成为我国制造业未来升级的方向。高端装备产业具备广阔的成长空间

  从宏观环境上看,2019年重点看好先进制造业,包括已建立起全球优势的行业及受益于制造业升级的相关行业。

  2019年,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等“旧动能”再难成为主流,“旧动能”向新动能更迭是确定性趋势。前不久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置于今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首位,提出加大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大规模国家及地方政府级产业基金也已建立并有序提供发展资金,我国正处于从中低端制造向先进制造转型的前夜。

  先进制造业2019年的投资机会主要存在于两方面:一方面,已建立起全球优势的行业。目前,国内制造业各个细分领域经过多年的研发投入与市场洗礼,一部分先进制造业已建立起全球优势,投资机会将出现在进口替代,甚至进军国际市场的过程中。

  另一方面,受益于制造业升级的相关行业。制造业升级是确定性趋势,传统制造业巨大的存量中也存在着巨大的设备更新改造、技术升级的机会。随着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土地成本提升,我国在原有全球分工下的要素禀赋优势正在消失,“世界工厂”有从我国向其他国家和地区转移的迹象,产业升级的诉求前所未有地迫切。随着国内高端制造技术不断获得突破,自动化、智能化将成为我国制造业未来升级的方向。以技术升级替代产能扩张的背景下,高端装备产业具备广阔的成长空间。2019年,应着眼制造业升级,投资中长趋势,先进制造业有望迎来投资机会。(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周琳整理)

  京东数字科技研究院院长孟昭莉:

  人工智能发展面临三大趋势

  在人工智能技术上,迁移学习、对抗式生成网络等技术将会接过深度学习等相对成熟技术的接力棒,同时也会出现目前无法预知的新的研究方法和范式

  展望2019年,人工智能行业发展面临着国家战略、行业实践以及巨头竞争的三大趋势。在国家层面,中美可能会围绕人工智能领域的高端人才、深度研究、广度运用等方面展开竞争合作。行业层面,人工智能已深度渗透到许多行业,并更多地与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相结合,形成成熟的行业解决方案。在上市公司层面,科技类上市公司是此轮人工智能爆发的重要推手,大型科技公司的先发优势和巨头效用会进一步地引领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

  在三大趋势的带动下,2019年的人工智能行业将会在技术、商业以及伦理方面实现很多进展。在人工智能技术上,迁移学习、对抗式生成网络等技术将会接过深度学习等相对成熟技术的接力棒,同时也会出现目前无法预知的新的研究方法和范式。在商业模式上,2019年,以人工智能为底层或者核心的创新技术系统是主要方向,助力解决真实场景下的运用问题,提高行业效率。这其中最重要的是,怎样实现数据获取与分析的最优化。在伦理道德上,人工智能会在算法歧视、算法黑箱等问题上获得突破。与人工智能获得突破一样,人工智能伦理也是2018年关注度最高且为人类社会最担忧的话题之一。在可以预见的2019年,人工智能还是不能也不会成为拥有自主意识的独立主体。

  不论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向如何,应始终保持理性。要意识到所有的创新都是螺旋式上升。当技术处于低谷时,要保持乐观;当技术处于“狂热”时,要勇于判断。在经历了2018年的突飞猛进之后,2019年的人工智能将会出现更耀眼夺目的突破。(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周琳整理)

  信达证券新能源与电气设备首席研究员刘强:

  新能源汽车业驶向中高端

  积分政策鼓励生产高续航里程、低电耗的纯电动汽车。车企将进一步提升技术水平与产品品质,开发出更能创造需求或真正满足需求的产品

  从长周期看,新能源汽车发展将进入成长新阶段,由国内到全球、由低端到高端、由补贴驱动到市场驱动,2019年将是起步之年。

  行业高端化发展趋势明显。从乘用车销量内部结构看,高端化车型销量占比明显提高:纯电动车型中,A00级占比由2017年的69%降至2018年前三季度的51%,A级车占比由23%提升至32%。

  政策支持高端化车型的趋势明显。这具体体现在补贴政策中。2018年,续驶里程低于150公里的新能源乘用车补贴支持取消,但续驶里程高于300公里的新能源乘用车补贴额度甚至高于2017年的水平。预计,2019年补贴政策将进一步提升门槛,引导行业产品走向中高端。

  从市场化角度看,性价比提升和积分制推行,加速了市场化进程。过去3年,行业快速发展,各环节积极扩大产能。目前,价格下降和产能去化已基本处于中后期。在价格下跌情况下,之前盲目扩张的中低端产能、落后产能已逐步出清,行业调整进入中后期。

  2019年,新能源汽车积分制的推出将强化市场化因素,接力补贴政策成为发展新动力。积分政策鼓励生产高续航里程、低电耗的纯电动汽车。面对积分压力,车企也将进一步提升技术水平与产品品质,开发出更能创造需求或真正满足需求的产品,更好更健康地带动国内产业链发展。(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温济聪整理)

  川财证券研究所所长陈雳:

  钢铁业整合并购有望提速

  在行业利润压缩趋势下,钢企核心竞争力回归成本控制和区位优势;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钢铁产业整合并购有望加速

  从房地产角度看,地产分项需求占所有钢材需求约35%,占螺纹钢单品种需求约60%至70%。展望2019年,用钢权重最大的地产板块需求预计从第二季度开始承压,行业利润重心逐步下移,将回归至市场化利润中枢;关注地产和财政政策变化,行业利润是否能在第四季度迎来回升拐点。

  2018年,板材类供需矛盾逐步开始显现。随着第三季度下游家电、汽车等需求走弱,冷轧、热卷等钢材品种利润首先开始回落。展望2019年,板材类供应仍在增长,家电、汽车、机械等板块需求下行压力继续释放,板材类供需继续失衡。

  出口方面,随着国内需求走弱钢价高位回落,2019年出口量预计再度回升。但受制于国外竞争加剧,2019年出口难有大规模增长,预计略增加1000万吨至8000万吨左右。

  2019年,钢铁业将迎来存量整合并购加速和启动高炉大型化置换。未来2年至3年内,钢铁产能集中度将提升,龙头企业周期性波动放缓。因此,可以关注高炉大型化促发上游煤焦资源稀缺性提升带来的投资机会。

  随着环保限产约束边际放松,钢厂利润高位回落,铁矿石、焦炭等原料价格中枢亦开始下移。在行业利润压缩趋势下,钢企核心竞争力回归成本控制和区位优势;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钢铁产业整合并购有望加速。建议关注成本竞争力强、粗钢产能有增量的钢铁企业。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温济聪整理)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

  银行业发展重在稳健

  2019年,互联网金融、房地产泡沫、地方政府债务等仍是金融风险防控重点领域,银行业保持资产质量稳定的压力较大。应进一步提升风险防范意识和能力,防控多领域交叉风险的发生和传染

  2019年,我国银行业将加大结构调整和对外开放力度,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和效率,利润增长向好势头有望延续,资产质量或将小幅波动,呈现以下“四稳”趋势特征。

  稳增长,回归业务本源。随着储蓄率逐年下降以及利率市场化深化,银行存款增长难度加大。银行业将努力夯实存款基础,拓宽低成本负债渠道,增强综合负债能力,保持存款稳定增长。在保持规模适度增长的同时,进一步优化信贷结构,一方面盘活存量,另一方面用好增量,加大信贷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对小微与民营企业、“三农”等的信贷占比将得到提升。

  稳质量,严控各类风险。2019年,互联网金融、房地产泡沫、地方政府债务等仍是金融风险防控重点领域,银行业保持资产质量稳定的压力较大。银行将进一步提升风险防范意识和能力,防控多领域交叉风险的发生和传染。

  稳收益,提升盈利能力。随着资管新规等政策实施,银行业同业、理财等业务的规模和收入将进一步收缩。要保持利润稳步增长,息差水平持续提升成为必要条件。在风险可控前提下,银行将主动获取优质高收益资产,优化资产结构。同时,加强大额存单、同业拆借等各类负债工具的组合管理和动态调整,优化期限结构。

  稳发展,加快补充资本。受监管达标要求、表外资产回表、子公司设立等影响,银行业资本补充压力显现。为夯实发展基础,银行将构建资本补充长效机制,内外源相结合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内源性资本补充主要依靠提升盈利能力,通过利润留存补充资本,并适当控制风险资产增速。外源性资本补充将从审慎角度出发,统筹运用境内外各类资本工具适当补充。(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彭江整理)

  中信信托金融实验室总经理周萍:

  信托业将向五方面发力

  2019年,一方面,将围绕传统信托投行业务在房地产和基础设施领域,寻找上下游优质企业,为其提供投融资服务,实现信托业务链条的延伸;另一方面,将围绕产业升级的战略性新兴领域,寻找业务机会

  2018年,信托业发生了很多变化,主动管理业务比重不断提升,产品透明度不断加强,传统信托投行业务领域不断拓展,非标和标准化产品共同发展,基金化和净值化资产管理业务成为探索方向等。2019年,信托业可能朝五个方面继续探索:

  一是拓宽传统信托投行业务范围,寻找新业务增长点。一方面,将围绕传统信托投行业务在房地产和基础设施领域,寻找上下游优质企业,为其提供投融资服务,实现信托业务链条的延伸;另一方面,将围绕产业升级的战略性新兴领域,寻找业务机会。

  二是打造资产证券化业务全链条,实现非标转标。信托公司在立足基础资产,提高产品设计能力、内部运营效率等SPV(特殊目的载体)受托服务能力的基础上,拓展资产证券化上下游业务机会。

  三是发展消费金融业务,助力消费升级。信托公司通过与小额贷款业务机构或是与垂直细分领域消费平台合作方式获得客户;通过充分了解细分消费领域的风控模型、行业特征、资产质量等信息,管理风险。建立专属业务系统,借助央行征信系统、第三方征信机构与金融科技服务公司的数据与技术优势,多渠道评估借款人信用水平,降低贷款违约率。

  四是发展服务型和主动配置型资产管理业务,培育资产配置能力。信托公司不断寻找优质私募机构合作,加强证券投资运营服务系统建设,大力发展阳光私募业务;基于阳光私募业务中积淀的托管及运营经验和数据优势,联动发展主动管理类的FOF(基金中的基金)/MOM(管理人的管理人基金)。

  五是探索服务信托业务,发挥信托财产独立性优势。部分信托公司在服务信托业务上已有尝试,包括家族信托、慈善公益信托、年金信托、消费信托、员工持股信托等,后续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扩大业务范围。  

在线客服
二维码
计算器
客服电话
返回顶部